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物访谈 > 正文

国网能源研究院院长张运洲:新能源发展是绿色发展的生动实践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新能源通过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和自主创新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我国新能源产业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,成为贯彻落实国家绿色发展战略最鲜活的实践。随着开发建设规模不断迈上新台阶,新能源也将逐渐成为引领能源转型变革的主导力量。近日,记者邀请国网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(院长)、党委书记张运洲回顾我国新能源发展的历史,畅谈新能源发展的未来。

我国新能源经历三个发展阶段,装机容量已成世界第一

在张运洲看来,我国新能源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。

2005年以前是第一阶段,重在设备国产化和示范试点,新能源发展规模小。

我国风电发展始于20世纪80年代,最初发展重点是研发风电技术。1995年,国家实施“双加工程”,推进风机制造大型化和国产化,初步掌握了600千瓦级风机生产能力。2003年以来,我国陆续组织多期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,通过市场竞争确定风电上网电价,推动风电规模化、商业化开发。至2005年年底,全国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06万千瓦。

2002年,国家实施“光明工程”“西部省区无电乡通电计划”,带动了国内光伏电池制造能力的提升,其间国外光伏发电快速发展,进一步刺激了我国光伏制造业的发展。至2005年年底,我国光伏制造业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和规模化生产能力,全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7万千瓦。

2006~2012年是第二阶段,以《可再生能源法》实施为标志,新能源装机规模迅速增加。

2006年1月1日,《可再生能源法》正式实施。在国家政策激励下,地方政府、制造企业、开发企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。“十一五”期间,风电装机连年翻番,2006~2010年年均增速高达97%。2009年,国家发布风电标杆上网电价,进一步激发了地方政府和发电企业开发风电的积极性,风电呈现爆发式增长势头。

2009年,为培育国内光伏应用市场,国家实施“金太阳示范”工程和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,对光伏发电项目给予总投资50%~70%的补贴,各地发展光伏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。2009~2010年,光伏年均增速148%。2010年年底,光伏发电装机规模达到86万千瓦。

2012年至今是第三阶段,国家相继出台风电、光伏发电发展专项规划,提出建设9个大型风电基地,新能源进入高速发展阶段。

到2014年年底,全国风电装机规模已经达到9657万千瓦,提前一年完成“十二五”规划目标。但由于风电开发布局规模与电力系统接纳能力不匹配,少数地区开始出现弃风问题。2013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促进我国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光伏发电迎来第一轮建设高峰,2014年少数地区开始出现弃光,到2015年全国光伏装机4158万千瓦,超过规划目标近1倍。

张运洲表示,我国新能源装机规模多年来保持世界首位。风电、光伏发电装机分别连续六年、三年世界第一。截至2017年年底,我国新能源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为2.94亿千瓦,占总装机的17%。20个省份新能源装机占比超过10%,甘肃等19个省份新能源成为第一、第二大电源。今年1~10月,全国新增风电装机1447万千瓦,累计装机达到1.78亿千瓦;新增光伏发电装机3651万千瓦,累计装机1.67亿千瓦;风电、光伏发电累计装机达到3.45亿千瓦,占总装机的19.4%。

应对高比例新能源并网挑战需从规划和运行入手

经过多方努力,弃风弃光明显好转。2017年国家电网经营区内实现了新能源弃电量、弃电率“双降”,弃电量同比减少53亿千瓦时,弃电率同比下降5.3个百分点。今年1~10月,国家电网经营区新能源弃电量233亿千瓦时,同比减少96亿千瓦时,弃电率6%,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。

张运洲表示,这些成果的取得主要得益于综合施策,源头上有效控制新能源发电并网节奏,运行上不断提升系统平衡调节能力,需求上深度挖掘消纳市场空间。

新电源发电并网方面,落实国家保障性收购和风电、光伏发电投资监测预警要求,红色预警地区除扶贫项目外,原则上不安排新增项目并网,加强并网管理,保持发展节奏。电源结构方面,持续优化电源结构,提高灵活调节电源比例,推动抽水蓄能电站建设,充分发挥抽水蓄能电站作用,推动“三北”地区开展火电灵活性改造,释放供热机组调节能力。电网建设方面,集中投产一批输电工程,提升西电东送通道能力,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特高压交直流工程全面投运,推进电网广泛互联,扩大新能源消纳范围。调度运行方面,持续增强电网平衡能力,实现全网统一调度,推动火电计划放开,深挖火电调峰潜力,实施区域旋转备用共享机制,加强省间电网调峰互济,不断提高系统运行灵活性。市场交易方面,依托电网的资源配置平台,积极组织新能源省间交易,创新推动跨省区新能源现货交易,加大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实施力度。

最新文章
图片热门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