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能源新闻 > 正文

中华能源网:传统能源企业全力对冲疫情冲击

  “最近成品油销量下滑得厉害。按照惯例,我们加油站每天起码得保证6—8个人在岗,但现在白天4个人,晚上六七点后最多3个人就够了。因为车少,没必要多留人。不只我们一家,春节以来,周边加油站的情况都是这样。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当地人员车辆出行锐减,这让山西临汾土门加油站站长卢某和同事们少了往日的忙碌,“最近一周,企业陆续复工复产,但销量恢复还不明显,毕竟需要一个过程。”

  卢某所在加油站的情况不是个例。从全年无休到门可罗雀,突发的疫情让不少加油站措手不及。金联创2月2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疫情期间防控重点地区加油站销量同比下滑80%—90%,其他地区同比平均下滑60%—70%。多地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加油站负责人坦言,疫情期间需求大幅下滑,难免会导致销量短期内出现断崖式下跌。

  而上述加油站的“反常表现”,只是传统能源行业现状的一个缩影——虽然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,但疫情这只“黑天鹅”引发的阶段性冲击客观存在、不容小觑,能源企业在生产、运输、销售等环节均遭遇重重挑战。在此背景下,记者了解到,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、可靠稳定保供的前提下,煤电油气等传统能源企业正主动创新、寻求突破,在对冲疫情负面影响的同时,为疫情结束后的正常生产经营蓄力。

  “虽然产能复产率上去了,但产量却是另一码事”

  “我们抓好农副产品生产、流通、供应组织工作,做好煤电油气等供应,保障了全国生活必需品市场总体稳定。”2月23日,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召开,能源行业再次获得肯定。

  全力支撑疫情防控阻击战是能源行业眼下的第一要务,在此基础上尽快复工复产、稳产稳销,也是行业的硬任务。煤电油气等传统能源企业的生产负荷能不能上来?重点工程项目建设是否如期推进?产品销售通畅吗?

  “截至2月22日,煤矿产能复产率达到76.5%。虽然产能复产率上去了,但产量却是另一码事。包括晋陕蒙等主产区在内,多多少少都存在‘打折’。部分煤矿实际产量依然只有产能的一半;有的原本一天三班倒,目前只能维持单班作业;有些矿刚从停产转为待产状态,恢复仍需时日。民营煤矿表现更显不足,非但达不到平均复产率,很多连开都没法开。”易煤研究院总监张飞龙调研多个煤矿发现,在完成保供的基础上,不少煤矿企业仍难以“火力全开”。

  某央企下属电力设计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尽管复工多日,不少工作仍难以正常开展。“作为一家设计服务单位,很多问题必须在项目现场解决。不是我们不想去,而是条件不允许。就连业主方也左右为难,不去,影响工程进度;去了,风险客观存在。”

  相比上游开发建设,炼化等下游加工业更为依赖市场,受疫情影响也更大。截至2月19日,山东地炼一次常减压装置平均开工负荷仅为41.84%,较年初下滑超过20个百分点,跌至近两年低点。“目前60%的开工率远低于往年同期,成品油、化工品销售受限,此前可以卖到西北,现在基本只能省内销售。”山东某地方炼厂负责人称。

  另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除民营地炼企业,国营炼厂的生产经营也存在困难。“中石化、中石油计划在2月原有目标基础上,分别削减炼油厂300万吨和120万吨的产量。除保障性用油销量,两大公司终端加油站汽柴油销量已降至近期低点。两大公司总部因此向各省公司下达指令,停止一切外采,严禁一切代储代销行为,主要就是为了防止库存过高,难以维持系统内炼厂正常生产。”

  突破人流、物流“堵点”,疏通产业链条

  据记者调查了解,受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,人流与物流已成制约企业复产复工效率的一大“堵点”。

  “往年正月十五过后,城燃企业就开始陆续接驳用户了。有人报装就得干活,我们正是靠这些业务带动市场。今年工程量倒是不少,但人员远远跟不上。”中国燃气投资发展部副总经理齐亚龙坦言,用工难是影响效率的主因之一。为此,“特别能吃苦”的能源人再次迎难而上。“部分员工在一线支援,剩下的人也顾不上休息,有的甚至已撑到极限。为保证居民正常用气,连配送罐装气的人员都在连轴转。”

  人员、物资、装备等生产要素,同样影响着煤矿的复工复产进度。中国煤炭建设协会副理事长徐亮告诉记者,通常在上一年底,煤矿已完成生产调度、安全规程及运销等计划制定,相应的人员、物资也已安排到位。“疫情打破了计划,要求企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以最短的时间做好复工复产准备,对人员、物资等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”

最新文章
图片热门
最新推荐